锌钇

主博基本不用了
稿图丢子博一号机
摸鱼练习废话丢子博二号机
娃片记录三次丢子博三号机

兢兢业业的懒人
一肚子不合时宜的精神病

【伪论证】贤的记忆真的没有误区吗?

一直觉得tv中贤的回忆略混乱,所以根据已有的信息做一些脑洞大开的推测。纯属娱乐,看着笑笑就好。

【更新补充内容:数学不好的官方爸爸在随蓝光送的新设定集里给了不同的设定,这个我过两天再细谈】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02里贤在刚洗白时有一整话的回忆和心理描写。原本打算参考这个完善整理中的DA时间轴,后来却因为各种矛盾而难以梳理通顺。
所以这里单独讨论一下TV贤有关的时间轴问题。
因为辽的游戏与TV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(如大菠萝事件的时间等),所以在推导过程中基本不计入考虑。
但单就TV和广播剧合计起来,依然存在许多疑点。

我知道很多矛盾可以用设定不严谨一带而过,但我个人更倾向于用剧情而非制作来解释问题。如果能用逻辑推导,那么哪怕被打脸我也要找到让自己信服的答案。

首先,贤有接触DM世界的契机吗?
DA的8人是95年的光丘事件,02的3人和DA后其他获得神圣计划的孩子则是台场和大菠萝事件。再往后,经历过02为中心的其他大事件的新被选召的孩子们,也都有所谓的契机。
然而动画中并未提及贤得到神圣计划之前的事情。虽然,游戏里贤与辽一起为奥米加兽助威过,并由此接触数码兽;但我们会发现,动画里通过笔记本发送邮件的辽身旁只站着一个扛斧子的路人,而TV中贤的神圣计划出现的时间是远早于大菠萝的。

可能很少有人注意回忆中的年龄差异。或者注意到了也难以解释。

由设定图可知,穿蓝紫色T恤、反刘海的幼贤和另一个扣衫短裤的幼贤只有三四岁。因为他和岳光二人同届,所以三四岁时正是光丘事件发生的95年前后。在记忆中,神圣计划出现、吹泡泡被治夸温柔、失去虫虫兽和哥哥等四个事件都是在这个年龄段。
而另一个四肢已长开、白衬衫ver的贤,设定上是小3,八岁左右,即00年前后。这个年龄段的记忆主要有两件事,一是打败千年龙兽、被植入黑色种子,二是被极川找上、进入黑暗之海。

那么现在问题来了,若贤的记忆无误,他有可能在95年前后、在DA八人之前就获得了神圣计划吗?
很多人都知道TV里有提到,在太一一行人之前有五个被选召的孩子拯救了数码世界。(小说里是四个,并且他们的搭档成为了四圣兽)
但多方面因素考虑,我们基本可以排除贤是五人之一的可能。

在广播剧《两年半的假期》中,简单提及了几个横在一二部之间的衔接问题,比如解放徽章后难以进化成完全体、02中广泛使用的通信兼储存数码装甲的工具由来、玄内恢复年轻并且有了很多胞兄一样的同事等。(当然我希望玄内这个坑新作能多少解释一下)
其中比较关键的一点是,玄内告诉光子郎说被选召的孩子基本上是每年翻一倍。按学神推算,就是95年1个,96年增至2个,97年共4个,98年合计8个。到99年的DA8人,就是16人。
(95*1+96*1+97*2+98*4+99*8)
(游戏设定中99年底被选召却没有神圣计划的辽不计入99年8人)
不过这个规律可能有一定误差,因为按计算01年应当是64人,但光子郎说已经接近百人。

不过基本上可以确定,广播剧是给出了“99年之前有8个被选召的孩子”这样的设定。除TV提及的5人外,还有3人。

若贤的记忆没有误差,那么我们此处可以做出一个大胆的假设,即三岁的贤是这3人之一,且是在95或96年得到神圣计划的。
如果成立,那么将产生的疑问至少有二。
①贤(3岁)第一次失去虫虫兽时,旁边杵着辽。
②治拿走神圣计划时,好像知道这个是什么。
对于后一个问题,以往都倾向于解释为治有个好基友叫秋山辽。但若贤早于辽被选召,这里就不成立了。

我们不妨再退一步,任脑洞大开,继续做出假设。比方说,TV版的辽也是比太一更早的chosen child。
假设①:贤在95年拿到的神圣计划在治的抽屉里锁了一年,到96年才使用。辽也在这一年被选召。治并不知道神圣计划是啥,占有它只是心理原因。
假设②:贤在96年被选中,而辽是95年。

如果上述任何一种脑补过度的假设成立,那么整个过程仍有三处矛盾。

其一是,动画的记忆中贤本应只在3岁进入过数码世界,再次进入已是被极川找上之后的事。然而,既然黑色种子是引来贝利亚和究魔的原因,那么打千年龙的剧情理应在极川的邮件之前。
我们可以假设:“贤确实在00年又进入数码世界,而动画未提及”,以此来规避矛盾。

其二,贤的记忆中,不管是三四岁失去虫虫兽时,还是八岁被黑色种子攻击时,在他身边的都是长胳膊长腿的高个子工装辽。这之间有五年的时间差,而那个一闪而过的伪路人却只有一个人设。95年太一还只是个豆丁,本应与他同龄的辽可能有那么高吗?
作为一个辽厨,我负责任地说,《我们的战争游戏》中出现的毛衣辽比工装辽幼一些,而且几乎没有年差的。于是,问题很明显了。
当然,如果我们坚持贤的记忆没有错,可以继续做出掩饰性的假设。
假设①:其实TV辽和太一不是同岁,他比他们都大!并且是那种发育早,后期生长余力不足的人!所以过了五年没什么变化。
假设②:TV里的穿越帝是个不老不死的妖精哦!
不知各位看官感想如何,反正我觉得挺扯的。
但好歹前一个假设还有那么点逻辑,所以我们继续。

其三,在02广播剧《2003年春》中,贤说,99年还睡在上铺的哥哥已死去三年了,虽然自己终于超过了哥哥的年纪,但很多地方还是比不上他。
这!个!矛!盾!是!致!命!的!
除非贤口误或演绎灵异故事,不然无法得到解释。

至此,我们会发现贤的回忆的细节部分基本上站不住脚。如果仍要坚持记忆无误的观点,需要牺牲太多设定。

因此我们可以得出第一个结论:
【贤记忆中有关哥哥死亡的部分(车祸、葬礼、初见极川),对自己的年龄回忆不实】
由广播剧推算可知:
【治是在00年死亡。此时治约11岁,贤约8岁】

同样存疑的,是数码世界冒险的部分。
前述可知,如果要保证“贤在三四岁首次进入数码世界”成立,需要对选召时间、事件流程、辽的设定同时做出让步性假设,所以基本上可以否决其科学性。

那么我们姑且得出第二个结论:
【贤有关数码世界冒险的部分(得到神圣计划、失去虫虫兽),对自己的年龄回忆同样不实】

结合前述广播剧中光子郎的言论,排除贤在99年被选召的可能;结合秋山辽的年龄问题,基本也可以排除更早的时间;结合尼桑的去世,也排除了00年以后的情况。
那么可得出:
【贤得到神圣计划是在00年,此时贤八岁。第一次去数码世界冒险是在哥哥意外身亡前,失去虫虫兽和打败千年龙都是这一次的经历。】
动画中确定的信息有:
【贤收到极川的邮件是在治去世后,具体时间暂时无法准确推断】
【在02年春(02动画开篇时)贤已作为天才少年成名,并以凯撒(暴龙改造者)的身份在数码世界拥有一定势力】

经推导,只剩下“温柔地吹泡泡”这件事无法从三岁的回忆中排除。
不过依我见,这件事极可能确实发生在治贤二人幼时。
因为,即使是因为不善交流而造成隔阂的手足,在更小的时候基本还是相当亲昵的。在成长的过程中可能会有各种疏离,但长大后反而会渐渐理解,找到合适的相处之道。
(比方说戏份充足的高石田兄弟。看岳的回忆和剧场版的几个镜头,足见父母离婚前,兄弟俩相处无障碍,相当和睦。两人在DA中闹了几次别扭,现在关系却好到会让旁人羡慕)
(然而治贤却没有这样的机会了QAQ)

(顺便一提笔者和自家老哥也基本是这种关系。小时候玩得特好,一起刷game一起看动画一起演角色,一块尝试熬夜一块假期旅游,对对方的小伙伴也都很熟。后来渐渐兴趣分化,身高和成绩也渐渐拉开距离,在加上我们各自有过一些作死、刷低对方好感度的黑历史,就没什么共同话题了,一起去电影院还隔一段距离一前一后走,平时打招呼也很客套。但是有些时候又很关心彼此,比如生日时会特地按对方的兴趣挑礼物,家里来外人问尴尬问题时会互相打圆场之类的)
(所以可能我在判断这个问题时会多少有点自我经历带入,也许不够客观,见谅)

11岁的治被家人套在“尽快长成优异的大人”的魔咒里,8岁的贤则一直活在过分优异自带光环的兄长的阴影里。这样的他们恐怕很难有回忆中那样直接的温馨相处了吧。
拿走贤的神圣计划时的治,显得独断而专横;夸贤吹泡泡很温柔时的治,又只是一个平易近人的好哥哥。
贤在广播剧里也回忆说,哥哥一直是一副冷冰冰的生气的模样,即便如此,却还是会偷偷地帮蹬被子的自己盖好被子,恐怕哥哥是那种只会别扭地表达关心的人。
他说,自己以前一直想成为哥哥那样的人,想打败哥哥;到现在才体会到哥哥的苦处和压力,相当不易;到现在才意识到自己的无知。

综上单方面得出一个不那么严谨的结论:
【贤回忆中,唯一一件确实发生在三岁前后(T恤ver)的事是“温柔地吹泡泡被哥哥夸奖”】

那么第二个问题是,如果否认贤的回忆的正确性,会有悖于动画设定吗?
我想不会。
一方面,剧中决战前贤回想起千年龙和黑色种子时,也曾说过“那时的事情我都记不太清楚了”,而回忆治和虫虫兽时,贤甚至处于不清楚自己是谁的混沌状态。
另一方面,以服装等细节误差来表现人物记忆的模糊,是动画作品中较常用的手段。
举个较近的例子,几年前火过一阵子的another里,泉美第一次在梦中勉强回想起与恒一的初遇,她想象恒一穿的是新学期在医院见面时身上套着的居家休闲服(细节有误差的回忆);而后来她死前真正回想起的初遇画面中,恒一穿的是东京的初中校服(真实的回忆)。

我想,这里制作方是刻意幼化了贤部分回忆里的年龄,不然他们也不会在设定中明确地给出T恤贤的年纪。这么安排恐怕是为追求更好的人物刻画效果。或者说,更便于抒情。
如果从贤自身的角度出发,这种回忆误差与补正,恐怕是一种下意识的自我保护心理。
在沉重的自卑、莫名的压力、不甘的怨愤和后来无边的懊悔下,人变得格外渺小无力。这种内心深处的自我弱化被层层裹覆遗留下来,尔后又竭力通过外在的自我强化来试图弥补遗创,不料却走向另一个极端。

评论 ( 20 )
热度 ( 29 )

© 锌钇 | Powered by LOFTER